品酒论杯

葡萄美酒夜光杯, 欲饮琵琶马上催。 醉卧沙场君莫笑, 古来征战几人回?

以前初读王翰的这首凉州词时,想到的自然是战争的残酷和将士们出征前的悲壮。但到后来又蓦地想到,古人为什么用夜光杯来饮酒,是因为凉州地处边塞,葡萄酒为当时西域特产,夜光杯也是西域所进,所以将士们才用夜光杯来痛饮这葡萄美酒?

到后来读到笑傲江湖中祖千秋与令狐冲论杯这一段时,才拍手顿足,恍然大悟。—— “要知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,我辈须眉男儿饮之,未免豪气不足。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,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,饮酒有如饮血。岳武穆词云:‘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’,岂不壮哉!”

原来将士们出征前都将这夜光杯中的葡萄酒当作敌人的鲜血一般,痛饮一气,的确是豪气干云,令人胸怀大畅。

除了这令人豪气顿生的葡萄美酒,还有百草酒、高粱酒、白酒等等,各酒也都有着各酒的饮法。


“关外白酒,酒味是极好的,只可惜少了一股芳冽之气,最好是用犀角杯盛之而饮,那就醇美无比。须知玉杯增酒之色,犀角杯增酒之香。”

犀角杯作为中国传统酒具中最为珍贵的一种,是富商巨贾、文人骚客用来炫富的一种奢侈品。材料之珍贵,雕刻之精美,无不令人咋舌。


“这高粱美酒,乃是最古之酒。夏禹时仪狄作酒,禹饮而甘之,那便是高粱酒了。饮这高粱酒,须用青铜酒爵,始有古意。”


“至于米酒,上佳米酒,其味虽美,失之于甘,略稍淡薄,当用大斗饮之,方显气概。”


“百草美酒,乃采集百草,浸入美酒,故酒气清香,如行春郊,令人未饮先醉。饮这百草酒须用古藤杯。百年古藤雕而成杯,以饮百草酒则大增芳香之气。”


“饮这绍兴状元红须用古瓷杯,最好是北宋瓷杯,五代瓷杯当然更好,吴越国龙泉哥窑弟窑青瓷最佳,不过那太难得。南宋瓷杯勉强可用,但已有衰败气象,至于元瓷,则不免粗俗了。”


“饮这梨花酒呢?那该当用翡翠杯。白乐天杭州春望诗云:‘红袖织绫夸柿蒂,青旗沽酒趁梨花。’你想,杭州酒家在西湖边上卖这梨花酒,酒家旁一株柿树,花蒂垂谢,有如胭脂,酒家女穿着绫衫,红袖当炉,玉颜胜雪,映着酒家所悬滴翠也似的青旗,这嫣红翠绿的颜色,映得那梨花酒分外精神。”


“至于饮这玉露酒,当用琉璃杯。玉露酒中有如珠细泡,盛在透明的琉璃杯中而饮,方可见其佳处”


当然无论古代还是现代,无论品茶还是饮酒,自有讲究之人与讲究之法,但未必人人循之。就像这诸般美酒,平民百姓只用一副粗杯粗盏,便也觉得醇美无比,如沐甘霖。